全球管理咨詢公司麥肯錫今日發布《中國Top 40家銀行價值創造排行榜(2019)——新一代價值銀行:精細化、專業化、數字化和敏捷化》。這是麥肯錫連續第四年發布中國銀行業價值創造主題報告,今年的報告回顧了中國銀行業價值創造情況,并就在銀行業供給側改革背景下,中國銀行業如何通過精細化、專業化、數字化和敏捷化向價值銀行轉型、走高質量發展之路給出一系列行動建議。

2019年, 中國銀行業的內外部挑戰更加嚴峻。一方面,宏觀經濟下行,銀行信用風險增加,年初不良貸款認定口徑趨嚴,撥備覆蓋率下調,銀行處理問題資產的壓力增大,資產減值損失大幅上升,從而影響了利潤實現。今年8月,央行進一步改革以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(LPR),反映市場對資金需求的真實情況。這一政策是利率市場化的重要里程碑,將對銀行精細化、差異化風險定價能力提出前所未有的高要求。

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、中國區金融機構咨詢業務負責人曲向軍表示:“銀行業多年來以規模增長為主,重資本模式尚未得到根本改觀,落實輕資本發展仍然任重道遠。同時,銀行業現有管理模式仍較為粗放,在應對潛在金融風險及業務轉型時相應管理及執行能力不足。加上金融科技公司憑借技術和生態圈優勢,對銀行獲客渠道、業務拓展和利潤增長造成較大壓力。這些因素給銀行經營帶來新挑戰,銀行業亟待向價值銀行轉型,實現高質量發展,這點已成為行業共識,因此也是今年報告關注的重點?!?/p>

今年,報告繼續選取40家代表性銀行作為樣本。與去年樣本相比,按照實際情況對個別銀行進行了替換,以確保分析結果的代表性和客觀性。根據銀保監會公布的商業銀行業年度統計數據,截至2018年底,這40家銀行管理了中國商業銀行業87%的資產,貢獻了90%的稅后凈利潤。因此,這些銀行具有足夠的行業代表性。

研究結果包括:

1、針對40家具有代表性的銀行,分析哪些銀行在創造價值,哪些在毀滅價值

TOP40家銀行合計實現經濟利潤約5,225億元[1];平均資本回報率為16.3%,較2017年的17.0%下降0.7個百分點,連續第三年下降。其中,27家銀行經濟利潤為正值,13家銀行未創造經濟利潤;6家銀行RAROC上升,34家銀行RAROC下降,大部分銀行的RAROC延續下降趨勢。

2018年,五大行及郵儲銀行、全國股份制銀行、主要城商行和主要農商行的RAROC分別為18.4%、13.6%、12.0%和16.9%,分別較上年下降0.5、0.7、1.7和0.3個百分點。

四類銀行中,股份制銀行和主要城商行面臨的競爭壓力最大,經濟利潤創造壓力最大。股份制銀行資本消耗較高,城商行處理不良資產壓力較重,同時兩者均面臨較大的息差收窄壓力,拖累其資本回報率的實現。

2、探討40家銀行價值提升的五大關鍵驅動要素以及趨勢分析

(1)五大行及郵儲和主要城商行的凈利息收益率均略升,股份制銀行降幅趨緩。銀行需進一步鞏固和提高資產定價能力,并積極拓展其他收入來源。

(2)大多數銀行已開始尋求中收差異化發展之路。除五大行及郵儲銀行外,2018年其他類型銀行的單位資產非利息收入率同比上升,全國性股份制銀行的非利息收入率仍然最佳,達到1.10%,而五大行及郵儲、主要城商行及主要農商行的單位資產非利息收入率分別為0.66%,0.56%及0.74%。

(3)四類銀行中,僅五大行及郵儲營業費用率下降,其余三類銀行的單位資產營業成本率均有不同程度上升。2018年,五大行及郵儲、全國性股份制銀行、主要城商行及主要農商行的營業費用率分別為0.93%、0.87%、0.63%及0.79%。銀行應繼續通過集中化、數字化來科學管理成本。

(4)各類銀行資產減值均大幅提升,股份制銀行關注+不良貸款率仍然最高。加強貸后預警和不良資產處置能力仍刻不容緩。

(5)部分銀行已開始重視輕資本管理,但多數銀行依然停留在重資本模式,銀行需結合資本收益進一步進行主動資本配置。

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郭凱元表示:“經濟利潤高低與銀行資產規模并不一定相關。但是經濟利潤較高的銀行,往往凈息差、凈利差和中收創造能力較高,成本控制和風險管理能力較強,同時資本耗用相對較低。建議銀行在強化創收和風控能力的同時,向輕資產模式轉型?!?/p>

3、分析銀行貸款行業組合與產品組合是否創造價值,為銀行資產投放、提升資產質量提供參考

基于當前對公業務的形勢和發展趨勢,我們強烈建議銀行實施貸款“行業專業化”策略,適時調整貸款結構,匹配行業發展趨勢的同時考慮景氣循環。畢竟不同行業面臨不同的景氣循環,針對景氣下行行業,銀行通常難以從中獲利。但即使是上行行業,銀行也可能面臨虧損。

在20個主要對公行業投放中,2018年有6個行業的RAROC為負。對公行業RAROC排名前5名的分別是公共管理、金融、衛生、水力環境與租賃商務,其中公共管理和金融業的RAROC超過50%,分別達到62.6%和59.1%。制造和批發零售業是RAROC表現最差的兩個行業,分別為負14.1%和16.3%;連續4年排名最末。制造業貸款投放規模在91,884萬億,批發零售業為47,673萬億(圖)。

我們在分析40家銀行的行業組合后發現,部分行業,如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,貸款規模大且不良貸款率高,并且資本耗用高,但并未給銀行貸款組合創造出經濟利潤。制造、批發零售、采礦及商務貿易的不良率連續兩年超過3%且大多呈上升趨勢,分別是5.48%、5.73%、3.30%與4.86%,遠高于對公貸款的平均1.97%。其中制造和批發零售業的資本占用較高,分別為18,899億元和9,493億元。

同時,在中美貿易沖突的背景下,市場面臨一些不確定性。部分依賴進出口的產品,如汽車、農產品、飛機、機械及電子產品可能會受到影響。因此,在相應行業,銀行可能會面臨貸款風險不確定性,具體包括信息業、制造業、交通業、批發和零售業及農林漁牧業。

有鑒于此,麥肯錫建議,對公業務“行業專業化”勢在必行,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合理分配日漸稀缺的資本資源,配合監管和宏觀政策方針,提高資產總體質量,且唯有如此才能深耕高價值客戶、提升綜合收益率、對抗周期性波動、打造長期優勢。

五大核心業務建議

一、零售貸款凈利差高、手續費高、風險成本低及資本占用低,建議銀行加大零售投入,向零售轉型勢在必行。

二、公司銀行業務做好“行業專業化”及客戶的深度綜合經營,通過專業化策略及客戶深耕進一步了解企業需求,共創雙贏局面。

三、聚焦區域風險,加強區域性風險管控。不良貸款率具有強區域性,麥肯錫建議銀行根據地區特性進行特色化經營。

四、實施風險定價與定期檢視。

五、針對不同行業特點,制定創新發展策略。

4、向新一代價值銀行轉型、走高質量發展之路的八大戰略

為成功向新一代價值銀行轉型,實現精細化、專業化、數字化和敏捷化,麥肯錫提出八大核心戰略:跨越式發展大零售;專業化、特色化推進公司業務;推動金融市場轉型;打造開放協同生態圈;提升風險競爭力;推動敏捷組織轉型;規?;笫縈τ?;雙速IT,擁抱金融科技。

曲向軍最后總結道:“首先,從四年趨勢看,Top40銀行的RORAC呈現出持續下跌趨勢,從2016年的20.4%降至2019年的16.3%,顯示出中國銀行業的轉型壓力加劇;第二,創新對銀行業主營業務的提振作用日益凸顯,銀行業應該給予足夠重視,使之從業務亮點變成規?;?;第三,專業化風險管理應該提上銀行一把手的工作日程,讓業務部門積極參與到風險管理工作中來;第四,銀行業需要聚焦商業模式再造,利用生態圈模式應對客戶脫媒、產品與服務解綁等挑戰;打造開放銀行,借力第三方技術能力實現平臺戰略;第五,打破傳統的層級組織架構和部門孤島,通過敏捷模式激發組織活力?!?/p>

在挑戰與機遇并存的時代,中國銀行業應秉承匠心精神走高質量發展之路,創造價值,從而成為全球銀行業的排頭兵。

 

作者:

倪以理為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,常駐香港分公司;

曲向軍為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,常駐香港分公司;

周寧人為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,常駐深圳分公司;

韓峰為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,常駐深圳分公司;

郭凱元為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,常駐上海分公司;

陳鴻銘為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,常駐香港分公司;

童翔云為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,常駐上海分公司;

廖紅英為麥肯錫金融專家,常駐上海分公司。

作者誠摯感謝丁文淵、周洪、章淑蓉、李璐欣、蘇文揚及其他同事對本報告的貢獻。

點擊獲取精簡版報告

[1] 今年,報告根據2018年銀行業實際發展情況,調低了中國銀行業的最低資本回報率,從過去三年報告中使用的15%下降至12%,并以此作為報告計算銀行資本成本和經濟利潤的依據。